從「秦始皇:一場歷史的思辨」談到禪宗公案「俱胝一指」

在很偶然的情況下,在瀏覽網路的時候看到一位部落客寫到台大歷史系助理教授呂世浩的一本新書書評。書名就叫做「秦始皇:一場歷史的思辨之旅」,文中提及了作者呂世浩以一種提問式的方法來教學生重新學習歷史,並闡述歷史的功用以及意義。

我看完書評後覺得很有意思,又上網查了這本書的其他資料,發現博客來特別為該書進行了一篇專訪,其中提到這本書的來源,是因為呂世浩教授在網路通識課程網站Coursera上開課後反響熱烈,於是將內容總集成一本書,希望所有其他沒有上到課的人,也可以得到好處。

我立刻上網了解了這個網路通識課程Coursera,發現上面除了世界各大學的各種課程之外,的確也有呂世浩教授開設的該門課程,只是課程已結束,無論用什麼方法,都沒有辦法看到實際上課影像了,所以不得已,在某天下班後前往三聯書店買回了此本書。

初翻一遍下來,其實整本書完全是寫給剛上大學的大學生看的,很多我們三十幾歲已明瞭,或已有定見的事情,呂世浩教授卻不厭其煩地絮絮而述,目的當然是為了建立起大學生對世事、人生的一種再思考。而且由於他採用了一種類似蘇格拉底式的提問法,所以對於剛從國高中教條式教育掙脫出來的大學生而言,不啻是一種當頭棒喝,也難怪呂世浩教授在台大開設的歷史通識課程,會成為許多台大學生認為的必修課程,不修會終生後悔。

不過對我而言,從中學習到最多的,其實是他開頭提到的幾個觀念,包含「三次巨變」、「何謂思辨」以及「圯上納履」解析等,其他呂教授以史記秦始皇本紀為引,所分析解說的絕大部分,我並不完全接受及贊同,一方面秦始皇的功過如焚書坑儒,隨著考古研究的進展,在大陸已有漸漸推翻過去定論的看法。(詳可見我寫的另一篇文章「秦始皇的祕密」)呂教授全盤接受史記之論,至於是否偏頗,書中完全沒有提及,只以史記之論為準;另一方面則是呂教授對秦始皇本紀的分析中,夾雜著太多他自己對人生的態度跟看法,並不是說他講的就是錯,但他說的太強太滿,較少給看書的大學生引導其他可能性,是我特別覺得可惜之處。

而前面所言,我認為最精華的三個觀念,其實在Youtube上已經有他自己放出的影片,包含了書中前三分之一的內容,我個人覺得很值得花些時間一看,時間也不長,很適合聽聽:

先修知識1 開宗明義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XDQBldQQiI
先修知識2 你活在一個什麼樣的時代_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AhGKylRmlg
先修知識3 你活在一個什麼樣的時代_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7ouNsH6LCI
先修知識4 讀歷史有甚麼用?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X_YNarmOv8
先修知識5 如何讀歷史才有用?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XykePOAuME
先修知識6 經典閱讀示例  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P2ELlJtt28
先修知識7 經典閱讀示例  中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J4HEPWveIM
先修知識8 經典閱讀示例  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eEeUQsC-8s
先修知識9 經典閱讀示例  末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IZRzEH1YDg

從他對「圯上納履」這段經典文字的分拆解讀後,我對閱讀古文的方法又更深了一層,是我覺得非常值回票價之處,而也因為如此,在我前兩天看到一段講述經典禪宗公案「俱胝一指」的另一篇部落格文章時,忽然從公案的原文中看出了之前沒有深思過的部分,細想之下不禁回味無窮,試拆解如下。俱胝一指的原文是這樣的:

(公案)五燈會元四卷曰:「婺州金華山俱胝和尚,初住菴時,有尼名實際來,戴笠子,執錫遶師三匝,曰:道得即下笠子。如是三問,師皆無對,尼便去。師曰:日勢稍晚,何不且住?尼曰:道得即住。師父又無對。尼去後,師歎曰:我雖處丈夫形,而無丈夫氣。不如棄庵往諸方,參尋知識去。其夜山神告曰:不須離此,將有肉身菩薩來為和尚說法。逾旬,果天龍和尚到庵。師即迎禮,具陳前事。龍竪一指示之。師當下大悟。自此凡有學者參問,師唯舉一指無別提唱。有一童子,每見人問事,亦竪指。人謂師曰:和尚,童子亦會佛法,凡有問,皆如和尚竪指。師一日潛袖刀子問童曰:聞汝會佛法,是否?童曰是。師曰如何是佛?童堅起指頭。師以刀斷其指。童叫喚走出。師召童子,童回首。師曰:如何是佛?童舉手不見指頭,豁然大悟。師將入寂,謂眾曰:吾得天龍一指禪,一生用不盡。言訖示滅。」

金華山俱胝和尚,初住菴時,有尼名實際來,戴笠子,執錫遶師三匝,曰:道得即下笠子。如是三問,師皆無對,尼便去。

唐朝婺州金華山俱胝和尚在初住道場的時候,有一位名叫實際來的尼姑,帶著斗笠跑來找他,「執錫遶師三匝」後說,只要她得到佛法就會脫下斗笠,問了三遍俱胝和尚都答不出來。

看到這裡,過去的我也就當做過程看看便罷,但透過呂教授所介紹之法,在細想之下卻有許多可琢磨之處。

第一,執錫遶師三匝,這在佛教是下對上的求法,用來表示自己的虔誠與禮敬,但是她卻不脫斗笠,而是要求俱胝和尚要說了法才行,這又是一種不禮敬,兩種行為互相衝突,到底她是要求法還是問法?第二,俱胝和尚「皆無對」,無對的意思一般是說沒有辦法回答,但是換個角度想,實際來尼姑到底問了什麼,讓俱胝和尚無對?在原文中,實際來尼姑什麼都沒說,她只是用「執錫遶師三匝」跟脫不脫斗笠這件事情要俱胝和尚「以法來對」,這就很有趣了。唐朝時要能夠被稱為和尚,那都是理法精深、學識廣博之出家僧,而且還必須得到官方的度牒才行,要說理法,難道俱胝和尚真的什麼都說不出來嗎?當然不可能,但是實際來尼姑的這個行為,卻讓俱胝和尚一句也說不出來,這代表了什麼?至少就我來看,這代表實際尼姑欲不以語言文字問法,求的是「直指心證」,但俱胝和尚卻無法同樣用捨棄語言文字的方法來回答,所以才說俱胝和尚「皆無對」。

師曰:日勢稍晚,何不且住?尼曰:道得即住。師父又無對。

俱胝和尚看天色已晚,於是請實際來尼姑先住一晚,而實際來尼姑則直接回答,得了法自然會住下來,俱胝和尚又說不出話來了,所以實際來尼姑當下就離開。

這段文字短短幾個字,但其中的佛法機鋒卻一點也不少,很有點武林高手相互過招之意。這邊就我來看,其實有兩層意思。

第一層的意思,俱胝和尚看前面答不出來,已經很沒有面子了,所以便以一個由頭希望實際來尼姑留下來住一晚,一方面可以說是關懷,另一方面以世間心態揣度,說不定也有拖延一下時間,趁晚上好好想想該怎麼回答之意,至少人家千里迢迢跑來問法,總是要管個晚餐住一晚不是嗎?但實際來尼姑卻直接反問俱胝和尚,只要我求得我要問的法,我自然會住下來,沒有法?那我馬上就走,一點也不給人面子,所以俱胝和尚回答不出來,只好讓尼姑一走了之。

而第二層來說,佛法講「入、住、出」,意思是聽聞一法,修習之下會有三個階段,先是深入了解,再來了解實證,最後圓滿而出,以普通世間的例子說,就像是我們學習一個新的學科,先是要深入學習,然後再把學習到的知識充分體會並運用,最後能夠把整個學科吃透,便可以畢業去學下一門課。所以回到兩人對話,當實際來尼姑提到「道得即住」的時候,也可以說她不只講自己住不住一晚,也一語雙關地提到,一旦求得法,當下即可入於其法,能得自然就能住,由此可見實際來尼姑的根器之好,也可知俱胝和尚輸的一點也不冤枉,只能讓實際來尼姑當下離去。

尼去後,師歎曰:我雖處丈夫形,而無丈夫氣。不如棄庵往諸方,參尋知識去。其夜山神告曰:不須離此,將有肉身菩薩來為和尚說法。

等實際來尼姑離開後,俱胝和尚嘆息著說:「我雖然有著男人的身體,但是卻沒有男人的氣魄,不如離開此地到四方雲遊,尋訪真正的道理。」晚上有一位山神跟俱胝和尚說,不用走,很快就會有證道菩薩來跟你說法了。

這段話在不同的出處,其實文字不太一樣,在另一版本中,俱胝和尚並不是嘆息,而是「大慚」,也沒有說什麼自己像不像男人,更沒有山神跑出來說話,只有說自己要離開去尋訪知識。我節錄的這段是來自丁福保的佛學大辭典,一方面是丁福保佛學大辭典是佛乘宗上課所用的書籍,二來這段話比另一個版本有趣得多。

首先這段話中有很關鍵的一點,俱胝和尚是嘆息著說了這段話,但卻沒有提及他是在對誰說,照理說俱胝和尚的嘆息,可以是關起房門來自己嘆息,但如此就沒有人聽得到他的想法,也就不會有這句話的出現,所以俱胝和尚很明顯地是說給在場的僧眾們聽的,這也可以從其他字裡行間中看出,像是文中都會說「師」如何如何,代表這是俱胝和尚的弟子聽聞後寫下的。另一方面也可看出,俱胝和尚身為一個學識豐富受人景仰的大和尚,能夠拋開面子問題,在已經被實際來尼姑質問到當面下不了台之後,還能夠跟所有僧眾們直呈自己的不足之處,由此可見俱胝和尚的修行也不簡單,至少他雖不能直指心證,但卻能面對自己的錯誤並尋求解決的辦法,已經是比大多數執著世間面子的人要厲害的多。至於另一版本所說的「大慚」,意思一樣,都是用以表達俱胝和尚體會到自身修行不足之處。

而「我雖處丈夫形,而無丈夫氣」這段,乍看之下是俱胝和尚感嘆自己徒具男人身體,卻沒有男人的氣魄,比女人還要不如,好像有點歧視女性的意思,其實不然。在華嚴經中曾援引大涅槃經說,丈夫有四義,分別是自正、正他、能隨問答、善解因緣(來源),佛有三十二大人相,也稱大丈夫相。由此可知,俱胝和尚的意思是說自己看起來像是能夠問答無礙,解他人疑惑的樣子,但其實並沒有真正做到,並不是他男女不平等喔。

至於後面提到「其夜山神告曰:不須離此,將有肉身菩薩來為和尚說法。」這段,我個人覺得表面上就可以有兩種解讀,第一種當然是真的有山神跑來,以護法神之名義看到俱胝和尚的煩惱,所以跑來提醒他不用煩惱,有肉身菩薩會來解脫你的煩惱。另一層也可以說是俱胝和尚的弟子託山神的這個角色,來說明俱胝和尚並沒有因為此事就立刻離開,而是留下來繼續教導僧眾,或至少留下來思索修習自己的不足之處,山神在這邊就是個合理化俱胝和尚行為的龍套角色。

這兩種解讀當然都可能是對或是錯,但我們設身處地的想,如果身為俱胝和尚,立即離開就一定可以解決煩惱嗎?修行就能夠圓滿了嗎?我們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俱胝和尚的修行可以說遇到了瓶頸,當知識已經無可再進,並不代表修行就會有所成就,也不代表可以讓人當下頓悟,之前的種種「無以對」,正是在提醒俱胝和尚自己的不足之處,所以俱胝和尚的留下,除了是等待證道菩薩來點化自己之外,也是在告訴我們,四處尋訪並不是最重要的,求法之心才是再進一步的關鍵。

逾旬,果天龍和尚到庵。師即迎禮,具陳前事。龍竪一指示之。師當下大悟。自此凡有學者參問,師唯舉一指無別提唱。

十來天后,果然有一位證道的天龍和尚來訪,俱胝和尚以禮迎之,並說明之前所發生的事情,天龍和尚聽完後,伸了一隻指頭給俱胝和尚看,俱胝和尚當下大悟,之後凡有人問法於俱胝和尚,他都只舉起自己的一根指頭,別的什麼都不說。

故事到此已經算是一個段落,但從字裡行間仍舊可以看出不少東西。像是俱胝和尚「迎禮」,以隆重的禮節迎來天龍和尚,以示自己虔誠求法之心,是第一步;接著又坐下告訴天龍和尚之前發生的事情,把自己為什麼求法的前因後果說明白,是第二步;等天龍和尚聽完了,豎起一隻自己的指頭「示之」,則是第三步。這樣一問一答之下,俱胝和尚這才當下大悟。

我不是俱胝和尚,當然不能親身理解他的大悟是在哪裡,但細細揣摩就可以發現,俱胝和尚身體力行表達自己的恭敬之意,又以語言文字說明整件事情的前因,而天龍和尚以什麼「對」?以豎一根指頭的動作來對,一句話都沒有說,從文字理上的問法,得到的卻是一個沒有文字的動作,這不就是禪宗不以語言文字傳法的真意嗎?天龍和尚以自身的對答,來告訴俱胝和尚這個真理,若不是俱胝和尚苦苦思索答案而不可得,又怎麼能夠從一根指頭中悟到天龍和尚想要表達的意思?俱胝和尚之所以大悟,正因為他是整個事情的當事人,所以從前因而得後果,沒有實際尼姑的問法,又如何能知捨去文字相的重要呢?

不過在此仍要說明,禪宗的不立語言文字,並不是真的什麼都不說,也不是出家僧就不讀佛經不做功課,人沒有「入、住、出」的過程,怎麼可能厚積薄發,有所成就?俱胝和尚之所以能夠大悟,不僅僅是他求法之心堅定,也是一位他已是一位理法堅深的大和尚,已能明瞭並實踐許多佛理,否則一個人沒有做到「見山不是山」,又何嘗能夠再回到「見山是山」的道理呢?就以極聰明的六祖慧能,也是先聽過他人說金剛經,思而有所得,這才後來在五祖座下得機緣能聽五祖講金剛經至「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大悟,都是同樣的過程。至於後面「自此凡有學者參問,師唯舉一指無別提唱。」這句,其實也包含了同樣的道理,因為並不是什麼人來問,俱胝和尚都舉手指頭回答,要是俱胝和尚覺得此人可稱「學者」,也就是學識到了一定的階段,他才舉一指,不可不注意這個細節。

從這段開始,公案進入了後半段故事。

有一童子,每見人問事,亦竪指。人謂師曰:和尚,童子亦會佛法,凡有問,皆如和尚竪指。

話說有一位小孩,每次看到有人問事情,他也學俱胝和尚豎一根指頭不說話,有人就把這個事情告訴俱胝和尚,說有個小孩也懂得佛法耶,只要有人問這個小孩佛法,他都跟你一樣。

從這裡可以知道,俱胝和尚在得天龍一指禪後,聲名遠播,遠近皆知,你想就連小孩子都知道的事,豈不是人人都在說?否則哪來這個小孩子一樣畫葫蘆呢?這段也可以看出這個小孩其實非常聰明,他看出了俱胝和尚的一指禪,是以一法破萬法,什麼話都不用說,就可以回答無數的佛法問題,這是小孩子的厲害之處,但另一方面也可以說,他其實什麼都不知道,因為他分不出佛法講的是隨緣不變,不變隨緣,他只懂了隨你是誰,我皆不變,卻不懂唯心道場堅定,外緣自變之的道理,所以他並不是真懂,但相比其他小孩子來說,卻又可以說根器很好,但方向錯了。

師一日潛袖刀子問童曰:聞汝會佛法,是否?童曰是。師曰如何是佛?童堅起指頭。師以刀斷其指。童叫喚走出。師召童子,童回首。師曰:如何是佛?童舉手不見指頭,豁然大悟。

這時候俱胝和尚就出場了,他偷偷帶了一把刀藏在袖子裡,跑來問小孩說:「聽說你會佛法,是嗎?」小孩子回答:對!俱胝和尚就問他:「那你告訴我,什麼是佛?」小孩子這個套路已經做了很多次,馬上舉起手指頭來,沒想到俱胝和尚立刻來了個揮刀斬指,讓童子痛得大叫跑去找媽媽,這時候俱胝和尚又叫住小孩子,再問一次:「什麼是佛?」小孩子下意識地又舉起手指頭,卻看到自己的手指頭已被斬去不見了,由此大悟。

我相信很多人看到這裡,第一個念頭都是好殘忍!俱胝和尚怎麼忍心斬掉一個小孩子的手指頭呢?

One Reply to “從「秦始皇:一場歷史的思辨」談到禪宗公案「俱胝一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